你又何曾了解我?悄悄话要小声地说..
虽然现在是小姑娘,但梦想是要成为富有的老姑娘和优雅的老太太。

夜有多黑,晨就有多亮。

连续两天去喝酒。就怕自己睡不着。

但其实臣服于狄俄尼索斯的脚下,才发现睡得更加沉稳无梦了。

说好的不喝酒,因为知道自己一喝酒就会打开话匣子,碎碎念碎碎念。

但还好,说出去的都是真实的我。听众也是我愿意为之牺牲血肉的人。


昨晚聊到简直无法停下来,可似乎大家最近都很迷茫。

未来太未知,谁也说不准。

我们回望过去,想要寻找一丝答案,可惜无解。

可能因为昨晚气氛太沉重,我没有感受到infinite。

但我知道曾经让我感受到infinite的这一帮人,会让我再次感受到infinite的感受。


身边的变化太多太快。

我却甘心作我自己的茧。

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。

就像是一种瘾。保持一定距离,不能看不能碰。


6月份,毕业季。

迷茫的大二狗们只能互相靠拢寻找一丝慰藉。

评论

© 无畏的丝玛蒂斯坦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