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又何曾了解我?悄悄话要小声地说..
虽然现在是小姑娘,但梦想是要成为富有的老姑娘和优雅的老太太。

#孤独是永夜


“我看着你持刀而来,并指给你心的位置。是经我允许,你才有伤害我的能力。”

朋友告诉我说:你对一个人好,是你自己的事。喜欢他就自愿不停地对他好,只要自己觉得值得就好;如果觉得不值得,就把对他的期望降低一点。

同时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:“一个人对于他人和社会来说,一方面他是需要的主体,有其自身的需要,并在与他人和社会的关系中,获得需要的满足。”

你会不会在瞬间觉得不值的?会不会想要瞬间逃离一切,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?
可是依据熵的热力学第二定律,一切都是不可逆转的能量耗散过程 。

一切都已发生,而且宇宙万物从一定的价值与结构开始,都会不可挽回地朝着混乱与荒废发展。 所以我们走到了这一步。

把握不好微妙的距离和度,中间隔着我们之间无形的鸿沟和秘密的高墙,所以我转身离开了。

 

“如果有一天,我再也不来找你了,是因为你我心中各有座无人岛屿,静候于水的彼端。

我们一生的目标就是为了抵达那里。而正是为了抵达,我们互相离弃。”

无法抛下一切,整日彻夜的去旅行,看不同的风景,见陌生的人,创造新的回忆;那么就不停的奔跑,不停的看书。强迫自己不停去感受自己的生理极限,不停地去进入别人的灵魂,过着不一样的生活,如饥似渴。

可是生活埋下了伏笔,一切不会那么简单。

曾经的辉煌不再,过去的错误在现在才开始突然要买单。

 

“悲莫悲生离别,乐莫乐新相识。”

悲莫悲生离别,因为还存有再相见的希望。

乐莫乐新相识,一来终有一别,二来前途未卜。

好友曾在一切最糟糕的时候告诉我说如果好不起来也没办法,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。她说她很早以前就有预感一切终会早早收场。

这段话,每每想起都会感到彻骨的寒冷。

我就觉得尴尬,像在表演一出独角戏。我穿着可笑的服装,化着乱七八糟的妆,做出各种哗众取宠的动作,可一阵风吹来,苦苦攥在手上的五彩气球还是要四处飘散,我阻止不了它们飞往各自的目的地。

我用力地挤出一点笑容,可惜可以挤出来的不是笑容,是眼泪。

想要放弃,可惜缺乏勇气。回忆这么美好,怎么可以一下就放弃?

可我比较傻,想不通一点:回忆就只能是回忆而已。

 

“If equal affection cannot be, let the more loving one be me.若深情不能对等,愿爱得更多的人是我。——W.H.奥登”

极力想要粘起破碎在地的玻璃,划破了手,血流出来,只能默默擦掉,接着粘。

人心太复杂,而我容易多想,所以才会老得快吧。

想要每个人的满意,最后吃力不讨好的又是我。

所以干脆一个人吧。


评论

© 无畏的丝玛蒂斯坦德 | Powered by LOFTER